靶向药一旦停药,疾病会爆发进展?

2018-05-15 15:04:22 来源:网络 310

靶向药的出现,是最近二三十年里,抗癌治疗领域伟大的突破。格列卫的出现,让晚期慢性髓系白血病变成了一个可治愈的慢性病(10年生存率高达80%以上);易瑞沙、特罗凯、凯美钠、AZD9291等EGFR抑制剂的出现,让越来越多的EGFR突变的晚期肺癌患者活过了5年;而TRK抑制剂、ALK抑制剂的出现,让“异病同治”、跨癌种使用靶向药成为一种新的时尚。

然而,病友之间有一个可怕的传言:靶向药只能暂时控制肿瘤,一旦耐药或者副作用不能耐受,就要停药,停药以后肿瘤的生长就会失去控制、爆发增长、彻底反弹……这个传言,流行很久了;言之凿,甚至有实际案例为证——“血的教训,不可谓不深刻”。

在众多靶向药里,抗血管生成类药物,比如贝伐单抗以及各种口服的”XX替尼“(舒尼替尼、乐伐替尼、帕唑帕尼、卡博替尼、阿帕替尼等)被点名的次数最多。由于某种原因,撤掉抗血管生成药物,可能会导致肿瘤反弹。类似的现象,在动物试验、个别临床案例中,的确发生过。但是,这是偶然现象,还是普遍规律?近期的一项研究,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这是一项发表在顶尖肿瘤学杂志JCO上的汇总分析,纳入了5个大型国际多中心、前瞻性、随机对照试验的病例,均为接受含有贝伐方案治疗的晚期癌症患者,一共4205例(这样本量不能算小了吧),包含乳腺癌、肠癌、肾癌、胰腺癌患者(都是常见的肿瘤)(详见:David Miles, Nadia Harbeck, Bernard Escudier, et al. Disease Course Patterns After Discontinuation of Bevacizumab: Pooled Analysis of Randomized Phase III Trials. J Clin Oncol 29:83-88)。均为随机对照试验,一组是贝伐治疗,一组是安慰剂治疗。这个四千多人的汇总分析,一共得出了几点核心的结论:

1. 从开始治疗的时间开始算的话,使用贝伐单抗的病人,和使用安慰剂的病人,总体而言,使用贝伐单抗的病人,生存期更长。贝伐单抗的使用,将死亡的风险降低了17%。

QQ截图20180515145031.png

2.因为某种原因停药(比如副作用不能耐受、疾病进展或者患者自己任性不想吃了)后,曾经用过贝伐的一组,和一直使用安慰剂的一组,停药到死亡的平均时间,分别是10.2个月和9.3个月——也就是说,使用过贝伐,停药以后的生存期相比于安慰剂组是类似的,甚至从数字上看,似乎还更长一点点。这项研究,用大数据反驳了“贝伐停药后,肿瘤会爆发式反弹,生存期反而更短”的江湖传言。

QQ截图20180515145044.png

3.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选择贝伐停药的患者,和一直使用安慰剂的患者相比:贝伐停药后,疾病如果进展,疾病进展的时间、肿瘤转移的部位、肿瘤转移的个数、肿瘤转移的形式等,和安慰剂组,基本相同——这再一次,从大数据角度,反驳了“江湖传言“。

QQ截图20180515145050.png

从这项研究中,我们发现:抗血管生成类药物,停药后肿瘤快速进展、爆发式反弹并不是普遍现象,广大病友不必恐慌。

责任编辑:王康云